位置主页 > 洞察要性 >父:不忍骨灰撒海‧陈蔚遗体料週一运返

父:不忍骨灰撒海‧陈蔚遗体料週一运返

作者 时间:2020-07-23 阅读次数:136
父:不忍骨灰撒海‧陈蔚遗体料週一运返(雪兰莪‧八打灵再也3日讯)目前身在上海为爱女陈蔚办理身后事的仁嘉隆村长陈贞兴痛心女儿早逝,之前指将把爱女遗体火化,并将爱女遗体撒入外滩,但他不再忍心女儿受到伤害,要她“完整回家”。他决定把女儿的遗体带回大马安葬,并将要求中国当局方面,全权负责和承担,儘速发出死亡证,在7天内安排把爱女的遗体运送回大马安葬。陈贞兴週六接受《》越洋电访时说,早前他受访时是希望以简单方式处理女儿遗体,但经与家人深思熟虑后,他们决定改变主意。不满中促勿追究责任“我要女儿完整的回家,我不愿再让她受到伤害了。”届时,他将以佛教仪式让爱女入土为安,他预计女儿遗体将于週一(5日)运送回马。陈贞兴也指出,他与太太在上海医院办理女儿陈蔚的身后事时面对种种障碍及困难,让还在忍受丧女悲痛心情的两老更为焦虑。他女儿于倒数活动当晚已丧命,惟迄今院方仍未发出女儿的死亡证书,身为至亲的他们也未取得法医的相关报告文件。“女儿在倒数活动中遭挤压窒息死亡,我们要求对方在法医报告上阐明女儿遭踩踏的字眼时遭当局拒绝,中方外管级官员甚至要求我们不要追究任何责任。”他直指中方所开出的条件及要求,对于死者的家属而言过于苛刻,身为家属的他们根本无法接受这样不合理的条件。“我是陈蔚的父亲,这叫我怎幺能接受?我目前希望在7天内把女儿的身后事处理好,让离去的女儿好好过头七,得以安息。”他声称,他在大马驻中国领事馆官员及大马非政府组织协助下向中方施压,终于达致协议,院方已安排他办理脱氧核糖核酸检验,为发出女儿的死亡证书作準备。他估计将于週六(3日)获得女儿的死亡证书,週日(4日)获领取法医报告及办理认领遗体手续,预计週一(5日)可返回大马。他声称,同样在倒数活动中丧命的台湾女死者的遗体已获安排运送回台湾,因此他也将要求中方作出同样的安排,整个运送遗体程序及费用皆必须由中方负责及承担。指中国安全体系不完善陈贞兴认为,女儿陈蔚在这起踩踏事故中付出太悲痛的代价,整起事故也显示中国安全体系不够完善,公民道德意识薄弱;他迄今仍无法接受女儿在事故中丧命的事实,并矢言将会对中方採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为爱女讨回公道。“女儿不是死于交通意外或任何疾病,她付出太大及悲痛的代价,她以自己的生命让全民看到中国人没礼让精神及公民意识,这是非常危险的!”他指出,该国应教育民众维护公众秩序,尊重场合礼仪。他举例,大马境内曾数度举办多达万人的集会,却不见有严重踩踏事件发生。他声称,中国身为一个正快速巷飞腾的国家,须有一定的制度,民众也须有礼让精神,不应争先恐后。“我曾在中国逗留过,对当地人潮拥挤情况非常清楚,但年轻人可能不懂得当中的危险性,全神贯注着倒数新年或欣赏烟火表演,不知危险已靠近他们的身边。”欣赏左侧脸最爱黑白照从陈蔚在12月12日面子书上更换的一张黑白左侧脸大头照上的注解,透露出喜欢摄影的陈蔚最爱黑白照,也蛮欣赏自己的左侧脸。她在这张大头照上写着:“就是爱左侧脸,就是爱黑白。”除了这张黑白照之外,陈蔚在面子书、微博上也都张贴不少黑白人物、景物照片等,而知道她喜好的朋友也在陈蔚不幸后,以一张黑白照哀悼她。办追悼会帛金捐华小陈贞兴指出,当女儿遗体运送回国后,他将会为女儿举办追悼会,同时会把帛金全款捐出归华小。他说,女儿遗体抵达吉隆坡机场当天,东禅寺的佛友们将会到机场迎接女儿。他指会为女儿筹办追悼会,让女儿在大马的同学能追悼女儿,之后则会安排女儿的丧礼。他声称,追悼会及丧礼的帛金将全数捐给华小。“我希望能筹得50万令吉,若未达致目标,我愿意自掏腰包支付其余款额。”同学留言吁回来考试陈蔚,你快点回来,你的微积分考试还在等着你!陈蔚在浙江大学的同乡同学在哀悼陈蔚时,不禁以“激将法”呼唤陈蔚回来考试。这名友人通过微讯发给陈蔚的留言上写道:“陈蔚,你快点回来,你还有一科未过关的微积分考试等着你回来考呢!”根据了解,陈蔚和多名同学在上学期的微积分考试中都无法过关,必须在本次考试中重考,岂料如今试还没有考,她就离开了。父:她有很多愿望未完成“女儿的生命尚年轻美好,她有很多未完成的愿望,很多未追求的梦想,我知道她希望活在这世界上更久的时间,她是在非常遗憾的情况下离开的……。”陈贞兴回忆女儿陈蔚生前种种美好事蹟时,语气不禁激动起来。他说,女儿从小爱阅读,迄今阅读逾千本书籍,目前就读浙江大学生物系,他相信女儿未来可在医学方面有所贡献。“她是阳光女孩,性格开朗,深受同学们的爱戴。她喜欢的事物非常多,她最近还迷上脚踏车运动。”他透露,女儿近一年来在中国留学时购买了数辆越野脚踏车,近期更与友人骑脚车4天5夜前往无锡。陈贞兴言语中透露对年轻爱女突然离世感到的不捨,他指太太的心情逐渐恢复稳定,反观他与身边友人及媒体谈及女儿的事情时,却难以控制心中的悲痛。女儿冰冷指纹无法解锁手机陈贞兴指出,当他见到女儿的遗体时,尝试以女儿冰冷的指纹打开女儿的智能手机,但无论他如何尝试,都无法为女儿的苹果手机解锁。“当我到了殡仪馆看到女儿的遗体时,女儿的上额红肿,眼睛及鼻子皆有血迹。之前我已接获外甥女的通知,指女儿遭踩踏时已七孔流血。”他之前受访时提及,同样在事故中受伤的外甥女黄慧瑜,当晚与女儿是被同一辆救护车送入医院急救,当时女儿已昏迷,外甥女曾以女儿的手指指纹打开智能手机,拨电回大马通知家人。当他于週五(2日)看见女儿遗体,再度尝试以女儿冰冷的手指打开智能手机,却怎幺也打不开了。他会把女儿的手机一同带回来大马。他语气悲伤地说,“这一切太难受了。”陈蔚面书悼文不断人缘好,朋友多的陈蔚虽然人已经不在了,可是她的朋友对她的悼念留言没有中断。她的面子书上还是满满的贴满了对她思念的悼文。这些悼文不是以很长篇幅的书写了他们对陈蔚的悼念,尤其是她那可人的笑脸,更是让很多人不能忘怀。陈蔚的表哥黄俊凯自昨天通过微博发布陈蔚死讯后,迄今没有再通过微博发布新的进展,不过,他週六淩晨通过面书发布一张相信是他小时候与陈蔚一起合照的童年照。绑着小辫子的陈蔚煞是可爱,唯一切只可成追忆。黄俊凯在微博也累积到近两百则哀悼的文字,主要是中国一些微博之友的留言。朋友面书留言思念面子书友人对陈蔚的思念留言:Low Yu Yang:傻婆....以后谁来帮我们拍照呢....Woo Yetha:无法入睡,今晨4点多睡了一会,6点起来,若不是校务会议,今天想请假!脑子里都是陈蔚,她真的走了啊!/报道:叶珮盈、蓝冰冰‧2015.01.03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